Nirvana~Ragnarok Courtillage~Chapter.03

Chapter.03预言—Night—
“……从深渊中涌出……”
“灰色的灵魂……”
“……冰冷的冥河……”
“……代价……”
“……所爱之人……”
“获得?暗之海中的重生……”
笔尖悬在纸张上一厘米处,微微地颤抖着,昏黄的灯光泻在纸上投射下笔的影子。
稍稍一犹豫,笔尖移到句首,下笔,想要划掉刚刚写出来的东西。
“这是什么?”
诺雅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见戴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抱着一堆资料站在桌前。
“F、费……”
“……难道是……新的预言?”
“……不、不是的。” 诺雅?紧把纸揉成一团然后丢在一边,“只是胡乱写的东西而已。”
“真的?诺雅写东西很厉害的样子嘛。”费放下文件,“总之,这是最后一沓了。”
“是、是么……” 诺雅勉强笑了一下,“终于到最后一沓了……”
“是呢,上头真无情啊,居然要我们两个彻夜整理资料。”费一摊手,“都快天亮了呢。”
“你先回去休息吧。” 诺雅摊开文件,“马上就好了。整理完最后一点我也要回去了。”
……否则伊欧莱斯该罗嗦了……
“当然,我正准备走呢~”费推推眼镜,嘴边不自觉地挂上了狡猾的笑容。
“……诶?”
“因为啊~”费摊开手耸耸肩,“今天晚上可是那个谁——值班呢~”

木门被小心翼翼地轻声打开。
早晨的阳光从窗户里洒进来,洒在旁边的桌上。桌子上整齐地码着一堆文件,笔还插在墨水瓶里。诺雅趴在桌上已经熟睡的样子,柔软的紫灰色头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
里维斯又小心关上门,轻轻地走到桌前。
“诺雅。”里维斯俯下身,轻轻推了推诺雅的肩,“醒一醒。”
熟睡中的诺雅没什么动静,只是呼吸有一点急促。
桌上的一团纸团落入里维斯视线的余光中。里维斯好奇地拿过纸团,犹豫地看了一眼仍然没有要醒的迹象的诺雅,然后小心地展开了纸团。
目光从上至下快速地扫过已经干透的墨水字迹,不自觉地稍稍皱起眉。
“……恩……”趴在桌上的诺雅似乎终于醒来,微微睁开眼。
“诺、诺雅。” 里维斯?紧将纸揉成一团塞入自己的口袋中,“早上好。”
“……里……维斯……?” 诺雅稍稍抬起头,“……早晨了吗?”
“呃、恩……是的。” 里维斯稍稍俯下身,“该回去了。否则这样该着凉了哦。”
“恩……是呢……”
“打起精神来。”里维斯伸手想去拉起看起来疲惫不已的诺雅,“回去再睡吧。”
不过,这晨光下看起来和谐又美好的场景被突然而来的撞击声打断了。
那是有一定厚度的木门打在墙上发出的“咣当”的噪响,里维斯的手僵在离诺雅的手臂几厘米处,回头看着门口的脸上凝滞着惊讶的表情。
而伊欧莱斯,则以一向白痴的表情在晨光中摆着比平常还要异常闪亮的姿势。
“呦~诺雅~早上好~”
“早上好,诺雅~”不过这次还搭上了正常一点的从伊欧莱斯背后闪出的艾泽尔而已。
没有得到回应的伊欧莱斯的视线落在了依然是被这突然而来的早晨问候所冲击的里维斯身上,表情先是恢复平静,然后皱起眉快速地思考,最后舒展眉头似乎已经想通了的样子。
“恩恩,原来如此。” 伊欧莱斯迅速把姿势调整为左手托住右手手肘而右手摩挲着下巴的样子,“原来是这样。”
而反应有点迟钝的艾泽尔也在几秒钟后迅速想通,朝里维斯用力地点两下头。
里维斯的表情转换成一种心虚,反复猜测着这两个人到底明白了些什么。
“总之……”
“没什么啊!”伊欧莱斯刚刚开了个头的话就被里维斯慌张地打断了,“什么也没有,我刚刚才来的!”
两人也被里维斯这种听起来“绝对有些什么”的口气给吓了一下。
“总之。”伊欧莱斯清清嗓子,“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呢。”
“恩……”里维斯直起腰,转向又陷入了熟睡中的诺雅,“……似乎有点麻烦呢……”
里维斯又轻轻推了推诺雅的肩,连唤几声。而诺雅这次似乎死心不再醒来,没有半点反应。
“那个……”里维斯转向伊欧莱斯,“麻烦……”
“啊!伊欧莱斯啊!” 艾泽尔一副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你今天是不是有工作啊?再不?快的话又要被工会长骂了哦!”
“啊啊!差点忘了!” 伊欧莱斯似乎被这一提醒也想起了什么,向着门外冲去,“那接下来的拜托了!”
里维斯看着冲出门外的伊欧莱斯,又把目光转向艾泽尔,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复杂起来。心底的台词大概就是:“你是不是故意的……”
而艾泽尔则一脸无辜地看着里维斯:“怎么了?”
“没、没什么……”
里维斯走到诺雅身后,仍然推了推她,但是诺雅也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无奈,里维斯只好小心地拉开椅子,扶着诺雅的肩将诺雅拉起来,而当事人则像毫无生气的木偶一样任由摆布。里维斯最后一次尝试叫醒诺雅失败后,弯腰将诺雅横抱起来。
“等一等。”一直都在场的艾泽尔突然出声了,“里维斯哥哥。”
里维斯有些不解地看着艾泽尔。
“话说。”艾泽尔看着里维斯,“等一下是要穿过整个黄昏之庭的大厅到外面的传送门去吧。”
“是啊。”
“然后要经过从守卫的眼皮底下经过城门进入浮游城吧。”
“……是的。”
“然后要穿过浮游城的大街,最后才能到我们住的地方吧。”
“……恩……”
“好姿势!”艾泽尔的嘴角翘起狡猾的笑容,落在里维斯身上的眼神意味深长。
“……呃……”里维斯似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可不可以帮忙……”
“啊!”艾泽尔又一次想起了什么,“糟糕!今天毕业生有健康检查要?快过去了否则迟到了要被玲说了呢!”
说着,艾泽尔夺门而出,最后又不忘跑回探进头了慌张地嘱咐一句:“总之,就拜托了哦!”
艾泽尔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早晨的阳光在地板上静静投下影子。
里维斯的思维终于缓过来后,心里只剩下一句话:“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经过了黄昏之庭大厅的大家团结一致的目光聚焦,城门守卫的恭敬而抑制不住好奇的视线,浮游城半条主干大街的人们的惊讶的表情传递以及路边大妈的“年轻真好”的感慨,里维斯走相对人少一些的小巷饶远路,终于到达了诺雅居住的那所大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房子门前。
“那个……”里维斯腾不出手来,对着房子喊着,“有谁在吗?”
静了一会后,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两对眼睛。
“啊,原来是里维斯啊……”左边的火红的眼睛打量着里维斯。
“恩恩,是里维斯呢~”右边的碧绿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我说……”里维斯将所有想要表达的思想感情都后置,最后还是理性地出了声,“可以先开门么……”
虽说是这样,但进门时又一次经历了带着怀疑、惊奇和狡猾的意味深长的目光洗礼的里维斯,好不容易才把诺雅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在旁边随便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一副受不了了的表情。
“想必一路上受了不少照顾了吧。”艾维丝塔咬着面包片走过来,脸上还是带着那样狡猾的笑容。
“是啊……”里维斯有点不高兴地看了艾维丝塔一眼,“就是你那样的。”
奥若拉在长沙发边蹲下,小心地摘下诺雅的眼镜。
“呵呵,只是有点惊讶啦。” 艾维丝塔将装面包片的碟子伸到里维斯面前,“早饭还没吃吧?”
里维斯有点惊讶地看着艾维丝塔。
“怎么?”艾维丝塔挑挑眉毛,“虽然是不太合高贵的纯血统里维斯殿下的胃口啦。您当然可以回家再吃早饭的。”
“开什么玩笑。” 里维斯拿过一片面包片,“不要小看我。伊欧莱斯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啊……不是那个意思……”艾维丝塔反而有些惊讶,将碟子放在旁边的矮桌上,“……没什么啦,开个玩笑而已。”
“……什么啊……” 里维斯咬一口面包片,有些不爽地别过视线。
“没什么啊。”艾维丝塔也不客气地拉过椅子反向坐下,趴在椅背上,“我说你也不至于吧……”
“什么不至于?”
“没什么。”
“总之,先让诺雅起来吃点东西再回房间去休息吧。” 里维斯一边吃着面包片,“这样会着凉的哦。”
“哦——~” 艾维丝塔给出一声微妙的上升音调的感叹,“真是体贴啊~”
“说、说什么呢……” 里维斯有些心虚地慌张了,“只、只是平常的一种关心而已。”
“恩恩。”艾维丝塔点点头,“只是平常的一种体贴的关心而已。”
“再、再说了,伊欧莱斯也会这样关心同伴的不是吗?”
“恩~?”艾维丝塔看着里维斯,“父亲对女儿的关心?”
“诶?”里维斯反被惊到了,“父、父亲?”
“对啊~”
“那、那是什么啊……”说来似乎以前也有听到过这个自称。
“那个……”奥若拉在一旁观戏已久,终于插上了一句,“可以停一下吗?”
两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奥若拉,有些疑惑。
“我想说……情况不太乐观……” 奥若拉转向沙发上看起来与其说是熟睡不醒还不如说是不省人事的诺雅,“诺雅好象……在发烧呢……”
“哦……”艾维丝塔和里维斯则继续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奥若拉。
几秒钟后。
“啊、啊?!”

随着阳光越发向着正午的灿烂挺进着,浮游城也变得热闹起来。即使是大族所在的住宅区,也有时不时的谈笑声打破这种阳光中的静谧。
更别说,从某座房子中传来的这种鸡飞狗跳般的嘈杂的声音。
“诶诶?发烧?不是吧?!!”
“怎、怎么会……怎么办?!”
说起每批毕业生进入实习期后,医疗队的队员们都会倾巢而出,对毕业生们进行全面的健康检查。所以现在基本无后备医疗队员,而现有的一个祭祀使,只是恰好并非医疗队队员而已。
而说到治疗方法,在场的最直接的知道得最清楚的,可能就是正不省人事的那位。
“要怎么办才好啊?!!!” 艾维丝塔和里维斯立刻慌了手脚。
“那个……你们两位……冷静一下。” 奥若拉制止了慌乱得上窜下跳的两人,“总之,先把诺雅带回房间里休息吧。”
“……有道理。”里维斯首先冷静下来。
“所以。”奥若拉站起来,对里维斯露出一个非常纯洁的笑容,“辛苦了哦,里维斯殿下。”
所以。
不要有任何怨言这其实是一种名为“责任”的东西,也不要感觉很难堪反正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而且这次还并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请知足吧,最后现在也不要计较这么多了事情是有先后轻重的。
里维斯又一次负责把昏睡的诺雅抱上二楼的房间内,艾维丝塔打开房间的窗户拉上窗帘,奥若拉则端来了水。等小心地把诺雅放到床上后,艾维丝塔和奥若拉也停下动作,看着里维斯。
“诶?”里维斯不解地看着盯着自己的两人,“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那个……”艾维丝塔双手插着腰,有些无奈的看着里维斯,“里维斯殿下您对女生特别是女朋友换衣服有兴趣吗?”
尽管有一点回不过神来但还算是迅速做出了反应。里维斯慌张地夺门而出。
“对、对不起!!”

楼上传来房门打开后关上的声音,脚步声下楼来。
“呦~” 艾维丝塔走进客厅,在椅子上坐下,对上里维斯那种期待的目光,“没什么事,可能是连夜工作太累又不小心着凉了。诺雅的体质可是非常脆弱呢。”
“这样啊……”
“对了……”艾维丝塔认真地看着里维斯,“刚才那样的……你知道伊欧莱斯会怎么回答吗?”
“诶……?”里维斯被突然而来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外带一些惊讶,“……会怎么样?”
“那个老头子,应该会说……” 艾维丝塔想了想,清清嗓子,挂上一点坏笑“‘女儿的身体给爸爸看是无所谓的!来吧让爸爸来帮忙换衣服吧’之类的……”
“…………是、是……” 里维斯这次真的是被冲击了,完全无法缓过来,“……是、是、是么……”
“我说你啊,里维斯。” 艾维丝塔严肃地看着伊欧莱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貌似从很久前开始就很崇拜伊欧莱斯的样子。”
“是、是的。”
“那个色色的不正经老头子……” 艾维丝塔叹口气,“到底有哪一点值得你崇拜和效仿啊,纯血统的里维斯大人?”

为什么。
自己身为风神的纯血统后代。
会崇拜一个一点也不正经没什么责任感几乎是天天游手好闲的而且还色色的比自己地位要低很多的普通血统。
知道的,无一不露出疑惑、惊讶和不理解的表情。
连老师也劝诫过,甚至对方其实是个经常被拿来做反面教材的。
“……不知道……”
微微的夜风吹开窗帘,月光的银白和夜晚微蓝的浮光轻洒进房内。没有灯,无声,笼罩着有点压抑的安静。
里维斯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插入口袋中,碰到一团纸质的东西,才想起今天早上慌忙中塞入口袋的纸团。
掏出纸团来,展开细看,但因为房内光线昏暗,看不到什么东西。只是几个零星的句子和词语还在记忆中沉浮。况且,心思也并不在这上面。
不知道。
或许应该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并不想告诉其他人。
关于伊欧莱斯的一切。
整整昏睡了一天的诺雅动了动,把里维斯的思绪拉回了眼前。
“……里……”诺雅虚弱地睁开眼,光线昏暗又看不清楚的情况下似乎不能太确定,“……里……维……斯?”
“诺雅!”见到诺雅醒来有些激动,“没事吧?”
“……为什……么……” 诺雅皱着眉,“……这是哪里……”
“真是的,你都睡了一整天了,糊涂了么?” 里维斯露出放心的笑容,“这是你的房间啊。”
“……那……”诺雅的呼吸急促起来,“……为什么你……在这里……”
“为什么不可……”里维斯立马想反驳,但话到一半,突然醒悟了什么,“……没事的……”
诺雅仍然有些紧张地看着里维斯,脸色在月光下愈发惨白。
“……真的……没事的……”
里维斯合起手,把纸小心地揉成团。
多数纯血统天生的优越感,和普通血统之间长久的矛盾和阶级差异,互相的歧视和不理解。
“没事的。”里维斯伸手轻轻地揉了一下诺雅凌乱的头发,“我很快也要回去了。”
“……还记得吗……?” 诺雅稍稍缓下呼吸,“……我们第一次说话的时候……”
“记得。”里维斯放松似的一笑,“我的告白马上就被拒绝了,真是沮丧呢。”
“所以……”
“都说了我知道了。” 里维斯打断诺雅,“‘我们是不同的’,我知道的。”
是纯血统和普通血统间在千百年间形成的不可跨越的差别。
所以我知道的。
“你休息吧。” 里维斯站起来,“我要回去了哦。”

轻轻关上房门退出到客厅的门口来,正好遇上艾维丝塔。
“一起吃晚饭吗?” 艾维丝塔向里维斯招招手,“虽然你可能不喜欢啦。”
“啊……哦、哦……”
“不行!”
因为一直都在楼上的房间里,里维斯也不知道伊欧莱斯什么回来的。突然从厨房里冲出这么一个人还真吓了一跳。
“怎么不行啊?”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伊欧莱斯冷着脸,“给我回去。”
“老头子你……”
“这里!”伊欧莱斯把突然提高声音,打断了艾维丝塔,“不是你来的地方。”
客厅了一下没了声音,空气因为尴尬开始凝固起来。
“……恩……那……” 里维斯不好意思地笑一下,“那我走了。”
“啊……”艾维丝塔狠狠地瞪着伊欧莱斯,“不用管他……”
“回去!”伊欧莱斯强硬地把里维斯推到大门口,打开大门,“我送你回去。”
“诶诶……?” 里维斯完全是惊慌失措了,“不、不用了……”
“快走!”
伊欧莱斯不由分说把里维斯推出门外,然后重重地关上门。

夜晚后,虽然是浮游城的主干街道,但也没有什么行人。甚至这时候,白石铺砌的路面只有两人在月光下拉出的淡淡的影子,一前一后。
走在前面的是紧张的里维斯,绷紧了每一根神经,时不时用余光扫一下身后。
“做什么?”
后面的是伊欧莱斯冷冷的表情,和平时的不正经完全不同。
“没、没什么!”
里维斯?紧向前加快了步伐。
就这样,两人像是互换了地位一样,在这种奇怪的沉默一直走到西边的城门口。
“那……”里维斯停下来,转向后面的伊欧莱斯,“就到这里……”
就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类似于抢劫的事情就发生了。伊欧莱斯一把把里维斯强拉到墙边上一处僻静处然后扔到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里维斯。
“你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吧。”
“是、是……”
“那……”伊欧莱斯提起里维斯的领子,“你知道怎么做吧~~~”
伊欧莱斯这张逆着月光的阴森的脸把里维斯吓得不轻,感觉背后一阵冷汗在夜风下一吹冷遍了全身。
“我、我知道了……”
“无论如何。”伊欧莱斯提着里维斯摇了几下,“都不能丢下她一个人,明白吗?!”
里维斯愣了下,点点头。
伊欧莱斯放开里维斯,拍拍肩:“回去吧。”
里维斯跟着伊欧莱斯后面走回主干道上,向着城门口的方向,而伊欧莱斯则直接走向了回去的方向。
“就这样了。” 伊欧莱斯只留下一个挥挥手的背影,“不送了。”
里维斯一直看着伊欧莱斯的背影,乱糟糟的头发和随意的姿势,顿了顿,向城门口走去。

背道相向。

绝望之暗从深渊中涌出
遮住了太阳神的眼睛
暗淡了月女神的圣洁之光
灰色的灵魂在空虚中痛苦地嘶喊
被诅咒的命运颠覆了高傲的容光
亡者渡过冰冷的冥河
以灵魂与自尊为代价
背叛起所爱之人
获得?暗之海中的重生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欢迎来到区域零!
歡迎來到區域零。

logo logo2
↑↑新LOGO,欢迎收走。↑↑
虽然很怀疑做LOGO的必要性。

本BLOG主人擅長抽風,各種日誌路過請小心。

前往日文版原BLOG请点此:>>>LINK<<<

本次的BGM列表如下。
松本晃彦 - 栄の活躍
ソ.ラ.ノ.ヲ.ト. - Servante du feu

請注意這是自動播放。

eingzone.com

这个世界的404门番
about_ether.jpg

管理員:十六望

Blog用途:個人日記,繪畫作品,小說,Project

E-mail:ether.z@hotmail.com(MSN)
etherzhang16@gmail.com

My Pixiv

My Twitter

记事录
来自隔壁世界
板块漂流中
往其它次元的传送门

倉貓屋

倉貓屋 BY 朝倉有希

Wind Scene

Wind Scene BY 嘯天

裝貓的紙皮箱

裝貓的紙皮箱 BY ZenN

┼天堂畫而至極┼ BY 蓝·Hallelujah

cat-fish

貓魚的狗窩 BY 貓魚

超陸上地鐡!! BY 地鐵男DDN


公爵の夜館

Vitric's gate

ロンロン牧場

風之領域

魔女の部屋

撲殺天使ドクロちゃん

tama糖糖

fruity

是空道

AreaZero—Faultage—

溺牢居

洗熊公社

Elysion童鞋的色彩实验室

==海滩之贝==

门口的留言板

欢迎来到区域·零。您可以在此留下想给十六的话。欢迎交换链接。交换链接请在此留下BLOG地址。链接用代码[url=address][/url]祝您玩得开心www~

旅游局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搜索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