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vana]黄昏之庭Chapter02

更新人物图两张。Aurora和Reverse。

aurora.jpg

reverse.jpg

嘛……鱼说Aurora像男生……不过我不会画曲线嘛,所以线条看起来一点都不柔和。更别说是板子画的,我连把线画直都困难。
然后……Reverse样……别问我是怎么把一个性格温和的人画成这样一脸别人欠了他钱的忧郁表情……

总之,点下面的连接是连载部分。
Chapter.02 父亲—Family—
火红的云霞在昏黄的天空中燃烧着绚丽的色彩。从运及近,从浓郁的橘红到明亮的浅橙,再向更远的天际蔓延成入夜前的淡紫。迅猛的风吹过这个长长的石板铺成的悬道,穿过20步一道的小型拱门,云在架空的悬道旁翻涌着,如波浪般拍打着云海孤岛般的大大的石砌悬台。
石台比能并排5人的悬道还要再宽一些,四角各立了样式简单的柱子,地面铺的是有花纹图案的光滑的石板,拼成以中台中央为中心的魔法阵的图案。穿过长长悬道的风在这里涌出来,淹没了整个石台。
除了呼呼的风声,连心跳和呼吸声都听不见了。
从脊背上可以感觉到和自己背靠背的同伴的不安和恐惧,也更加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刀柄。
其他同伴不知情况如何了,整个偌大的平台只剩下自己和玲以及各自对峙的面具人,艾泽尔有些紧张地向后缩了一点。
离自己只有3米开远的面具人嚣张地扬扬手中的长刀,让人感到非常不爽,出于一种不能超越的新手的恐惧感艾泽尔才没有急躁地冲过去中了对方的挑衅,不过心中也已经越来越不安了。
无论怎么说,逃跑是第一不明智的做法,以自己这种差别人一截的体力。那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呢?
但是敌人并不容你多想,面具人手中的刀刃一瞬便临在了自己的眼前,?忙举起手中的刀架住这一击,好在似乎只是一种试探性的攻击并没有什么大的力度,艾泽尔快速反应下的回击才起了作用,将对方打了回去,顺势向前跃去看准了对方的空挡一刀刺去。
“啊!”
在刀刃相撞发出清脆的金属碰击声中,身后传来玲的一声惊叫。回头看见玲直直倒在一旁,武器被打飞在一旁,而敌人则对失去战斗力的玲举起了刀。
“玲!”
金属急剧的撞击和摩擦生出一星火花,艾泽尔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回防到玲旁边用刀挡下重重的一击,一脚踹在了敌人的腰部。虽然不优美也没任何气魄力,但确实有效地以新人情急之下的方式暂时打退了敌人。
但是却没有一刻放松的时候,背后的空气变成凌厉的风,只一转身,已经看见一道锋利的白光向自己砍了过来,空气被劈开时在后面形成真空发出了尖厉的声音。
完。

当脑海里只在空白的幕布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完”字时,发现背上一阵冷,里面的衣服已经差不多被冷汗给湿透了,再被风这样一吹,顿觉全身上下都一阵恶寒。
没有疼痛,意识还在。
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闪着寒光的刀尖就在自己额前,甚至皮肤已经感觉到了金属的冰冷,顿时实在有些腿软。
“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保护同伴,实在是不错。”对方右手握着刀,左手腾出来解下面具,“只不过,实战中的敌人是不会这么手下留情的呢。”
眼前的这个人露出真面目后对自己?耀似地狡猾一笑,却又灿烂无比的传说中引起无数少女尖叫的最终武器。
“哥……哥……?”

“等、等一下,艾泽尔。” 艾泽尔一个人在前面快步走着,完全不理跟在自己身后的人,“你在生什么气啊?”
“没有生气啊。”
“肯定有吧。怎么了啊?”
“没有。”
“肯定生气了。”后面的人跟上来,走到和艾泽尔差不多并肩的距离,“我的副队长都被你踢了一脚了还不满足么?”
“啊啊,对啊。我才不会无耻地抱怨里维斯队长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对刚到的见习生发动突然袭击啊不是良苦用心的演习。” 艾泽尔大声说着,“绝!对!不!会!”
说着,艾泽尔昂着头一个人向前冲,丢下里维斯一个人。
“……明明都抱怨出来了……”刚刚在战斗中还威风八面的队长现在只能顶着陪不是的苦恼表情看着,“喂……不要这样吧……”

“呦~诺雅~”门毫无顾忌地被狠狠推开撞在石墙上发出很大的声响,某个白痴一样的灿烂笑脸出现在门口,“晚上好~”
全是石头砌成的很有传统气息的房间里安静了很久,诺雅才接受了眼前这个举着右手保持打招呼姿势并顶着真的很白痴的灿烂笑脸的家长大人的探访。
“那。”诺雅拿过一本砖头一样的书堆在自己面前的书山,这样可以刚好挡住门口的那张不想让人看到更不想承认这种人就是自己家长的脸,“有什么事么,突然过来这里。”
“没有事就不能来探望下吗?!”
伊欧莱斯急速闪到诺雅的桌子前趴上书山上面,鼻尖离诺雅只有几厘米,扑闪着星星般闪亮的深绿的眼睛看着诺雅。
诺雅的表情并没有因此而起一丝波澜,但手明显抖了一下,没拿稳的文件落到桌上。
这种一边是闪亮如天堂般美好一边是阴郁沉闷虽然还不至于是地狱的?线笼罩的画面定格了好一会,诺雅缓缓开了声:
“你有什么其他目的吧……?”
“不愧是男人们的女神!” 伊欧莱斯直起身子将大拇指伸到诺雅面前,“猜对了!”
“那。”诺雅从后面的同事的桌子上拿过另一本砖头小心地盖在书山上面,“到底是什么事?”
“其实我是准备去接艾泽尔的~” 伊欧莱斯左手插起口袋里右手抓了抓脑后乱糟糟的头发,“新人嘛~还不认识回家的路嘛~”
“哦。”
这种一边闪亮一边阴郁的画面继续定格了一会。
诺雅趴下身去视线移到纸上。
“不要只一个‘哦’!” 伊欧莱斯趴上书山凑近诺雅,“难道你不想去吗?!”
“我会先回去等你回来做饭的。”
“和我一起去!”
“为什么?”诺雅抬起头,用理所当然的表情代替其实应该响应这句话的困惑。
“没有为什么!”
这也太无理了。
“总之你看外面的景色多么漂亮~我们难道不应该到这傍晚中去感受一下美好的生活么~~” 伊欧莱斯一边说着带着疑问词的感叹句一边拉起诺雅的手,“所以,我们就一起去欣赏这美丽的晚霞吧~”
“啊……?啊啊啊……等、等……” 伊欧莱斯不由分说拖着诺雅就往门外跑去,“等一下啊,伊欧莱斯!”
“时间是不等人的向着美好生活前进吧!”

艾泽尔回到同伴当中时,其实气早已消了一大半。因为本来也不是什么很让人生气的事情。
只不过突然的不明袭击实在有点吓人而已。
“不过,说回来……”玲有点胆怯又怀疑地看着艾泽尔,“艾泽尔你不是纯血统吧……”
“不是啊。”
“那……为什么会叫里维斯前辈作‘哥哥’啊?”
“为什么……”艾泽尔想了想,“……大概是之前受过不少照顾又比我年长吧……”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说来,为什么自己会叫他作哥哥啊……这真的是个问题耶。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受了不少照顾?”玲不知怎么自顾自地开始做出遐想的表情,“不愧是前辈啊~”
“不愧是?”
“又温柔又优秀又帅气,一点也不高傲~有这样的哥哥真好呢~”
……明白了。
“我说。”艾泽尔转向玲,拍着她的肩,“他可是专门诱拐你这种无知少女哦。”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玲的脸漫上两片红晕,不好意思地捂住脸。艾泽尔完全石化僵立在那里。
在神族中,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艾泽尔和大家一直往大殿的门口走去,不想再去理会旁边这个陷入花痴不能自拔的同伴,不,已经不想承认这个人是同伴了。
“呦~艾泽尔~”
老远地,居然看见伊欧莱斯在大架势地挥手,将他周围的空气都闪亮化了。非常惹眼以致大家都回过头来看着艾泽尔。
而艾泽尔愣在那里好一会不能回过神来,很不容易地确认了“是的,他是在叫我”。
虽然很想对所有人说“这个人不是我的家长我们把他当成背景就可以了”但还是跑了过去。
“伊欧莱斯……为什么会来这里的?”
“当然!”伊欧莱斯昂着头很神气地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艾泽尔,“是来接你的!”
艾泽尔看看伊欧莱斯,又看看旁边一脸明显不是自愿来的诺雅,斜着眼睛看回伊欧莱斯:“你有什么目的吧……?”
“……不要这么直接地和长辈说话!”
“明明是的。” 艾泽尔漠视着伊欧莱斯,“说吧,有什么阴谋……?”
“……诺雅?”话才说到一半,突然而来的声音让诺雅也有点惊讶,目光落到刚刚走出来的里维斯身上。
“啊啊,天色不早了呢~” 伊欧莱斯拉住艾泽尔往外面拖,“大家快点一起回去吧~啊你们也快点啊~”
“等、等等,你干什么啊?” 艾泽尔试图挣脱伊欧莱斯莫名其妙的动作,“放开我啦!”
伊欧莱斯回头看着艾泽尔,一脸阴险的表情下隐藏着“再不走就叫大灰狼来吃掉你”的台词,吓得艾泽尔立刻收住声音,进入半石化状态。
“好~我们快走吧~”
就在伊欧莱斯像?羊一样把大家都?出前厅后,偌大的前厅里就只剩下感到不解的诺雅和里维斯。
“还……好么?”
还是里维斯先开了口,诺雅似乎才回过神来,然后轻轻点下头。
“还好。”
“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呢。” 里维斯不好意思地笑着,“看来不是啊。”
“什么啊……”
“没事的。”里维斯像对小孩子一样轻轻揉揉诺雅的头发,“你还好就可以了。”
“……不要当我是小孩子。”
“哈。”

等诺雅出来的时候,虽然不是很久,不过大家都已经回去了,只剩下伊欧莱斯和艾泽尔。
“这么快?”伊欧莱斯似乎有点惊讶。
“什么这么快?”
“那个……”
“我说你……” 诺雅在伊欧莱斯面前站定,不理解地看着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啊,突然把我拖到这里来……”
“果然!”伊欧莱斯双手拍在诺雅肩上,很紧张地盯着诺雅看,“是吵架了吧?!”
“诶……?”
“不要紧的,不管受了什么委屈都说出来。” 伊欧莱斯非常认真地看着诺雅,“爸爸我绝不会丢下女儿不理的!”
夜之女神已经开始在天空上铺第一层颜色,清?半透明的深钴蓝色滤去白昼的喧嚣和浮躁,慢慢地沉静下来。微微地风吹过,周围显得无比安静。
应该说,世界在这一刻失声了。
“……爸……爸……?”

“爸爸?!”
“没错!”伊欧莱斯神气地点点头。
奥若拉和艾维斯塔呆了好一会,都没能回过神来,直到诺雅肯定地点点头。
“呐,伊欧莱斯。” 奥若拉缓缓地转向他,“如果病了话,还是早点治比较好。”
“什么啊!”伊欧莱斯用勺子指着奥若拉,“这是对父亲说话应有的态度吗?!”
“我才想问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艾维斯塔打掉伊欧莱斯手中的勺子。
“到底怎么回事?” 奥若拉看回诺雅,“今天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诺雅自顾地喝着汤,“今天突然把我拖去见里维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说什么我和里维斯是不是吵架了什么的。”
“你和里维斯吵架了?!” 奥若拉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艾维斯塔也惊讶地看着诺雅,“不会吧?!”
“都说了没有了。”
“总之。”伊欧莱斯好不容易接住了被打下来的勺子,直直地坐好,整个人都贴在椅背上一样,“身为一家之长的我当然是父亲!”
餐桌上变得非常安静。
“你们,是第一批入住的,要叫爸爸!” 伊欧莱斯用勺子指着女生们,最后落在了艾泽尔身上,“你,艾泽尔是第二批入住的要叫爷爷!”
“我才不要。” 艾泽尔毫不犹豫地抗议。
“那,本年度第一次家庭聚餐开始!”
不等伊欧莱斯说完,大家早就无视了这个白痴一样的家长的存在,自己开始动手了。
“喂!你们好歹也说句话吧!”
“汤很难喝。” 艾维斯塔撕开面包,“老头子。”
“恩。”奥若拉附和地赞成了。
“本来盐浓度应该是0.3654234克每体积。” 诺雅进一步冷静地分析,“你还是放多了盐。”
伊欧莱斯的表情变成了一种纵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表达的复杂。

“罗嗦!吃饭时不准说话。”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每次都是吃饭结束阿……好和谐的一章……
欢迎来到区域零!
歡迎來到區域零。

logo logo2
↑↑新LOGO,欢迎收走。↑↑
虽然很怀疑做LOGO的必要性。

本BLOG主人擅長抽風,各種日誌路過請小心。

前往日文版原BLOG请点此:>>>LINK<<<

本次的BGM列表如下。
松本晃彦 - 栄の活躍
ソ.ラ.ノ.ヲ.ト. - Servante du feu

請注意這是自動播放。

eingzone.com

这个世界的404门番
about_ether.jpg

管理員:十六望

Blog用途:個人日記,繪畫作品,小說,Project

E-mail:ether.z@hotmail.com(MSN)
etherzhang16@gmail.com

My Pixiv

My Twitter

记事录
来自隔壁世界
板块漂流中
往其它次元的传送门

倉貓屋

倉貓屋 BY 朝倉有希

Wind Scene

Wind Scene BY 嘯天

裝貓的紙皮箱

裝貓的紙皮箱 BY ZenN

┼天堂畫而至極┼ BY 蓝·Hallelujah

cat-fish

貓魚的狗窩 BY 貓魚

超陸上地鐡!! BY 地鐵男DDN


公爵の夜館

Vitric's gate

ロンロン牧場

風之領域

魔女の部屋

撲殺天使ドクロちゃん

tama糖糖

fruity

是空道

AreaZero—Faultage—

溺牢居

洗熊公社

Elysion童鞋的色彩实验室

==海滩之贝==

门口的留言板

欢迎来到区域·零。您可以在此留下想给十六的话。欢迎交换链接。交换链接请在此留下BLOG地址。链接用代码[url=address][/url]祝您玩得开心www~

旅游局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搜索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