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vana]Nirvana~Ragnarok Courtillage~连载开始!

虽然被人手“设定太空了”,不过我真的不擅长设定东西。
之前的设定请翻阅“Nirvana”分类下的东西吧。
然后,人物图只画出了三张……OTZ……不行了实在太多事要做+人太懒,我已经画到怨念了。
写得不好就请痛快地吐槽吧。
先放三张人物图。
aeoluse2.jpg
Aelous

avesta1.jpg
Avesta

noya.jpg
原设定名为Enno,正式更名Noya。


然后,顺便说下。
这篇东西同时在本BLOG,新浪的BLOGSOSG团论坛原创区以及桑的论坛→妄想里世界←上连载。

好了。点下面的连接继续查看正文吧。如果您有兴趣的话。
start.jpg



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从光与暗从混沌中诞生的那一刻。
从原神掌管世界开始的那一刻。
从地下衍生出?暗与绝望的那一刻。
从人类与飞禽走兽在大地上开始繁荣的那一刻。
从这世界分裂出孪生的影子的那一刻。
从虚空的灰色灵魂诞生与被封印的那一刻。
从一百年前那漫长的岁月开始的那一刻。
已经永恒地刻在了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在空气中。
在水中。
在心脏跳动的生命中。
这不是命运之书的第一页,也不是最后一页。
随着预言降临。
命运的传承者,打开了荣耀之章。
那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Chapter.00
在大地不安的摇晃与震动中,一道光从黄昏之庭冲向天空。
蓝白色的,耀眼的光芒。
到处是嘈杂与焦虑的声音,持剑与盾的侍卫队穿过大厅,脚步匆忙。
“喂,到底发生什么了?!
“这个震动是怎么回事?”
“是地下!震动是从地下传来的!”
“地、地下?那、那里不是……”
“……封印之殿……吗……难道……”
沉重的石制大门隆隆开启,侍卫使鱼贯而入,在大殿中摆开阵势。随后而到的神阶们,被这景象怔了一下。
整个大殿由8根石柱支撑,角落四根,中间四根。没有过多繁复的花纹雕饰,只在正北面的墙上刻上了封印阵。
封印阵已经被粗鲁地破坏了。看起来应该是被封印者的人俯在冰冷的地板上,长长的银发散开来。主要的四肢关节上还钉着长长的锁链,一直连到封印阵上。而造成封印阵正中心那个很深的刻痕的长剑,剑柄华丽,贯穿了被封印者的胸口,红色的鲜血沿着雪亮的剑刃滴下来,落在地板上形成一个一个的小圆点。
缓缓地,挣扎着爬起来。
侍卫使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紧张得咽了口唾沫。
如刚刚经过一场舒缓漫长的午后休憩,慵懒地抬起头。
蓝色的瞳,如深海一般。

Chapter.01 始
早晨金色的阳光悄悄洒落在见习生们晨炼归来的路上。嘻哈的谈笑声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甜糯的空气,像蜜糖一样。
“呐呐,是在今天下午吧。”
“是呢~真的是好期待~”
“不知会是怎么样的家庭呢……”
“只要能好好相处就行了啦。”、
“艾泽尔呢?”走在前面的女生稍稍回过视线来,“你希望会是什么样的家庭呢?”
没有响应。
“艾泽尔?”
“扑嗵”一声,摔了下去。
“艾、艾泽尔!”玲停住脚步,着实地吓了一跳,“老师!艾泽尔晕倒了!”
连呼吸,也是粘粘的感觉。
晕呼呼的。
“……啊……好困……”

等再醒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是斜着一方阳光的白色天花板。
“醒了?
昏昏沉沉地发了一下呆,才把视线转到说话的医生身上。
“没什么问题,昨晚没有睡好吧。”
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你啊,注意休息哦。”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啊?下午,应该是典礼快开始了。”
“……是么……”
静默了一会,艾泽尔突然一下从床上弹起来。
“下、下午?!”
“你昏睡了一整天哦~”
“惨了惨了~” 艾泽尔手忙脚乱地掀开被子下床,“为什么不叫醒我啊?!”
“我见你睡得这么死不太忍心嘛……”医生在记录板上写下些什么,“制服在更衣间里,玲已经帮你拿过来了。”
随后听见更衣间里一阵响动,还夹杂着“迟到了迟到了”的怨念的嘀咕。一会就看见穿好了制服的艾泽尔冲出来,打开医务房的门就冲出去了。
几秒后,又冲回来,匆忙地微微鞠了一躬再好好关上门才再次冲走。
医生呆了几秒,慢慢回过神来。
“……的确是个好孩子呢。”挥挥手中的羽毛笔,“不知能不能适应那种脱线的家庭呢……”

艾泽尔冲进大堂里,刚好?上队伍的末尾。站定后,戴正帽子,跟着队伍走进礼堂中。
见习生在毕业前的家庭分配典礼,开始进入团队中担负责任。对每个见习生都十分重要的典礼。
所以,明明是六个见习生,但却在自己面前,空出了第六个家庭的位置。
没有人出席。艾泽尔面对着空气感觉尴尬起来。
“艾泽尔。”导师在礼堂的门口,向自己挥挥手,“过来一下。”
傍晚的阳光投射出长长的影子。
“诶?来不了?为什么?”
“所以不是说了吗。”导师耐心地又解释了一遍,“所有成员都在任务中,看来今天是?不回来了。所以你只好在宿舍里再过一晚了。”
……来不了……
……没人来接……
“明天的话应该会有人来接你了。”导师拍拍艾泽尔的肩膀,“今晚好好休息一下。”

落叶厚厚地铺起来,被晚风一吹与地面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最后一缕阳光收敛起来,沉到夜幕后面去了。天空从橘红色变才成高贵的淡紫色,又慢慢转变成深蓝色。
银色的月光细细地洒落下来。
一直坐在庭院的长椅上,看着同伴开心地和各自的家人离开。只有自己,傻傻地坐在这里。
没有人来接。
艾泽尔弯下腰,吐了一口气。一直尴尬地不知要摆什么表情好,像木偶一样坐了很久。刚想站起来回宿舍的时候,听见吵闹的声音穿过庭院向自己这边走来。
“但、但是卡巴基阁下,这样我们会很为难的……”
“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没有做家长的资格!”
“但是……”
身为浮游城中某个大家族的家长的卡巴基腆着大肚子站到艾泽尔面前,挡住了月光。
“我听说你也十分优秀。”浓密的胡子随着卡巴基的嘴唇上下动着,“来我们家族吧,我们不会亏待优秀的人才的。”
“卡、卡巴基阁下……”
“啊咧~这是谁想要帮我付抚养费么?”轻浮富有挑衅意味的声音从卡巴基身后穿来,“还是说,是绑架?”
“什、什么?!”
“我们穷人,可付不起赎金呢。”
“伊欧莱斯你这家伙!”
月光下修长的身形,墨绿的乱糟糟的头发,围着长长的围巾,额上绑着防风镜,衣襟上别着风神使的徽章。深绿的眼瞳中藏着狡猾的神色。脸上还很滑稽地贴了一块医用胶带。
伊欧莱斯越过卡巴基,在艾泽尔面前单腿跪下。
“抱歉,我来晚了。”
“但是,我已经很努力地?过来了。所以……” 伊欧莱斯伸手揉揉艾泽尔的头发,“请不要哭好么?”
艾泽尔怔了一下,沮丧的心情一下就从心底涌了上来。
低下头,狠狠地点了两下。
居然……是要哭的表情了么。

“就是这里了。” 伊欧莱斯一手提着艾泽尔的手提行李箱一手打开大门,“小是小了一点……当然比不上卡巴基家啦……”
……其实光是门厅已经很大了……
“这里是一楼的客厅和餐厅……” 伊欧莱斯推开客厅的大门,呆滞状。
客厅里一片熠熠生辉,三张闪亮的笑脸对着自己。
“欢迎回来~”
“我、我回来了……” 伊欧莱斯已经进入石化状态。
“任务辛苦了~”金发双辩发尾有些卷曲的女生的贤惠的微笑闪亮。
“一定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呢。”手里拿着一本装潢华丽的硬皮书紫灰及肩发的女生淡淡的笑容似有似无地诡异着。
“就算任务再重也一定要记得吃饭啊~~~”而正对着伊欧莱斯的女生留着一头灼热的炎发,笑容异常地灿烂,似乎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只是似乎带着很重的火药味。
“那、那个……啊……” 伊欧莱斯向后退缩着,“艾泽尔我们不如先上2楼的房间看看……”
顷刻间,很多东西夹着凌厉的杀气飞了过来,伊欧莱斯动作熟练地躲闪着才不至于被东西打到。但是一时失手,被一只靴子砸了个正着。
啊……居然有靴子……那靴子看起来估计很重……
艾泽尔站在一旁汗颜了。
“停!!”就在炎发的女生一身杀气地举起那本硬皮书时,伊欧莱斯早就放了箱子一手捂着被砸到的地方一手对着她做出停止的手势,“我投降了……我去做饭……”
对方慢慢放下书,用杀人于无形的目光怒视着伊欧莱斯。
“不要惹这里任何一个女人哦……否则的话……”
“伊欧莱斯!!”看起来真的非常结实的硬皮书再次被举起来。
“啊不!其实她们可爱漂亮温柔大方~” 伊欧莱斯飞速向厨房逃去,“真昧着良心啊啊!!”
待这一路的类似惨叫的声音终于被厨具碰撞的叮叮当当所取代时,三人的目光才转向被忽视了很久的艾泽尔。
紫灰色的半长发的女生拿过那本结实的书,推了推方形的眼镜,目光落到艾泽尔身上。
“你就是……那个孩子吧。”

“那现在。”伊欧莱斯用勺子敲敲盘边,“为了欢迎艾泽尔加入我们的晚餐欢迎会开始了~”
艾泽尔有点拘束地对坐在餐桌周围的大家笑了笑了。
“首先,介绍一下~” 伊欧莱斯按着座位的顺序顺次介绍着炎色长发,金色双辩和紫灰色及肩半长发的女生们,“暴力女,伪纯良女和书呆女~”
世界在这一瞬间非常安静。
“至于我~” 伊欧莱斯撩一下一簇一簇的前发然后稍向上神气地一扬头,灿烂的标准式微笑顿时给周围的空间添上几分闪亮的效果,“当然是风流倜傥迷人拯救这个堕落的颓废家庭走向光明美好明天的一家之长~伊欧莱斯大人啊不殿下是也~”
“我叫艾维斯塔~”炎色长发以及连眼瞳也是充满热情的明亮的火红色的女生一手抓住伊欧莱斯那张占据了艾泽尔大半视野的脸一把推开,“目前是侍卫使三队二席战士,多多指教了~”
“我是奥若拉。”金色双辨衬着如翡翠般碧绿的眼瞳的女生虽然仍保持着温柔漂亮的笑容但额上却爆出明显的青筋,“在祭祀之殿做为祭祀使工作着。”
“诺雅。”低头喝汤的女生撩开紫灰色的刘海,抬起方形镜片后冷淡的淡紫色眼瞳看着艾泽尔,轻轻点了下头,“预言使。”
“诶诶?!”艾泽尔对这段最简短的自我介绍反而产生了极大的反应,或者说,惊讶,“预言使吗?好厉害!”
已经习惯了旁人这种赞美和惊叹的诺雅只是又轻轻点点头,继续专心地应付面前这盘汤。反而是伊欧莱斯,经过努力的挣扎后推开艾维斯塔将那张有着极度自恋表情的脸又放大到艾泽尔面前。
“对吧对吧~连整个黄昏之界赫赫有明的预言使都收入旗下而且同期毕业生中最优秀的一个曾经无数男生心目中的女神~果然还是我英明领导的结果啊~~~~啊啊——!!”
那种自恋的感叹此变成两声惨叫后,伊欧莱斯捂住后脑挨了艾维斯塔两拳的地方。
“白痴。”艾维斯塔鄙视着伊欧莱斯,“不要影响别人吃饭的胃口!”
“什么啊,我已经很抬举你们了!”
“什么?!”
“什么什么啊?!!”
在这种在场许多人都习以为常的争吵中诺雅抬起头来看着又一次被忽视的艾泽尔:“总之,会习惯的。”
“是、是吗……”应该是的吧。
“总之~” 奥若拉拿起勺子,“大家先吃饭吧~”
几句不整齐的“不客气了”后,餐桌上便陷入了一种礼节性的沉默中。
“喂喂~” 伊欧莱斯挥舞着勺子,“本来是应该热闹的欢迎会的!不要沉默!”
艾维斯塔咽下一口汤:“很难喝。”
“恩。”奥若拉简短地赞成了前者的看法。
“本来应该是盐与胡椒的2:1比例。” 诺雅冷静地分析着,“你放多了盐。”
伊欧莱斯的表情七扭八扭地复杂起来,狠狠地用勺子敲敲盘边。

“罗嗦!,吃饭时不准讲话!!”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真搞阿……这玩意……你萌的百合不会是这里的吧?

Of course,NOT!
我怎么会拿这么严肃的故事来百合啊啊!
欢迎来到区域零!
歡迎來到區域零。

logo logo2
↑↑新LOGO,欢迎收走。↑↑
虽然很怀疑做LOGO的必要性。

本BLOG主人擅長抽風,各種日誌路過請小心。

前往日文版原BLOG请点此:>>>LINK<<<

本次的BGM列表如下。
松本晃彦 - 栄の活躍
ソ.ラ.ノ.ヲ.ト. - Servante du feu

請注意這是自動播放。

eingzone.com

这个世界的404门番
about_ether.jpg

管理員:十六望

Blog用途:個人日記,繪畫作品,小說,Project

E-mail:ether.z@hotmail.com(MSN)
etherzhang16@gmail.com

My Pixiv

My Twitter

记事录
来自隔壁世界
板块漂流中
往其它次元的传送门

倉貓屋

倉貓屋 BY 朝倉有希

Wind Scene

Wind Scene BY 嘯天

裝貓的紙皮箱

裝貓的紙皮箱 BY ZenN

┼天堂畫而至極┼ BY 蓝·Hallelujah

cat-fish

貓魚的狗窩 BY 貓魚

超陸上地鐡!! BY 地鐵男DDN


公爵の夜館

Vitric's gate

ロンロン牧場

風之領域

魔女の部屋

撲殺天使ドクロちゃん

tama糖糖

fruity

是空道

AreaZero—Faultage—

溺牢居

洗熊公社

Elysion童鞋的色彩实验室

==海滩之贝==

门口的留言板

欢迎来到区域·零。您可以在此留下想给十六的话。欢迎交换链接。交换链接请在此留下BLOG地址。链接用代码[url=address][/url]祝您玩得开心www~

旅游局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搜索栏